资讯中心

及时了解相关的市场研究数据和报告,为研究和咨询及IT行业,

电商运营者提供适当前沿资讯。


吴晓波:新零售,谁将被革命?

发布时间:2018-09-27 11:35:51


纵观大家对于新零售的讨论,我觉得有一个问题是我们对拥抱新零售产生争议的最大原因。这个问题是:为什么“新零售”这个名词不是由零售业的人提出来的,而是由互联网人提出来的?

记得20多年前,雅虎的杨致远第一次登上《商业周刊》封面,那时的中国刚刚开始有互联网。当我看到杨致远光着脚坐在沙发里的照片,首先映入我脑海里的一句话就是:“光着脚不怕穿鞋的。”在这场新零售的革命中,互联网人犹如当年的杨致远——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失去的。所以,互联网人在新零售这场战争中扮演的角色是:解放者。他们以解放者的姿态,“光着一双脚”跑进了新零售的战场,见鬼杀鬼、见佛杀佛。事实上,互联网人这样的姿态并不是今天才有的,而是已经延续了20年。

在互联网人的思维里,凡是没有上网的都是落后的,都是需要被拯救的。20年来,互联网人首先改变了人和信息的关系,推出了新闻门户、邮箱、QQ;其次改变了人和商品的关系,推出了淘宝、京东;十年前出现了O2O,改变了人和商品的关系;六年前出现了P2P,现在叫FinTech,改变了人和钱的关系。

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虚拟世界的成本已经变得越来越高。如今在淘宝、京东上,一个新增用户的成本是100元。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对一种和电商有关的产品进行估值时,要参考它有多少产生过购买行为的注册用户。只要有一个购买过的用户,这个人在投资者眼中就值150~200元。这样的成本是很高的。

所以,当线上流量逐渐开始枯竭时,马云就把战线拉到线下,到线下去抢流量。当然,作为互联网人的马云到线下抢流量所用的方式,肯定不是传统的百货、超市的方式,而是用新的方式。

如今,到处弥漫着讨论阿里和马云的声音,支持的、反对的都有。我认为,不管是阿里,还是马云,他们都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因为他们在不断地变革。仅仅在2016年里,马云在各种各样的卖场形态做试验,比如收购银泰,在大型的百货店里面尝试一种模型;再比如阿里投资了永辉的超级物种来进行试验,还做了盒马鲜生。

虽然马云做的这些都颇受争议,但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怕争议。当你还在讨论新零售时,马云已经被提了无数次。阿里的反应速度非常快,Amazongo出现仅两个月后,阿里的无人店就出现了。阿里还投资了肯德基进行刷脸支付。虽然这些新零售的试验至今还没有一个取得成功,但成功已然在路上了。

以小米为例。小米近两年的表现可谓教科书式的案例。原因在于雷军敢于勇敢地突破自我。

2011年乔布斯去世之后,雷军创立了小米手机。当小米手机最初出现在市场的时候,雷军给出的关键词是:专注、极致、口碑、粉丝经济。两年后,当小米手机卖到1000万台时,雷军提出要做生态型企业,通过手机把家里的净水器、空调、洗衣机、冰箱、电饭煲、插座等全部连接在一起。

如果雷军仅靠专注、极致、口碑的话,是无法完成产品闭环的。消费者把手机买回去是希望手机的待机时间长一点、界内交互灵活一点、拍出来的照片漂亮一点,这和“专注、极致、口碑”没有任何关系,消费者要的是好产品。小米要做一家生态链企业,集中在生态链内部的是小米品质控制系统,它通过资本和底部生产端结合在一起,然后进行技术共享、用户共享、品质共享、渠道共享。

新零售是一场因工具创新而引发的革命,种种新的工具变化——从大数据到刷脸技术、供应链整合、生产线再造,种种格局带来创新、引发的革命,新零售在空间再造和消费者关系重建过程中恢复了中国制造的尊严。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的这场新零售革命是世界未来的新零售。

今天,我们在中国看到的所有零售业变革的激烈程度和对各个行业穿透能力,已经超过了美国和日本,甚至超过了所有的发达国家。

对于新零售的未来,我们懵然无知。但从我过往20多年的经验来看,既然新零售之战已经发生了,就不可能很快结束,而且它结束时一定是面目全非。

当新的世界形成的时候,在这个领域中,中国人所有的创新模型都是全世界最先进的。中国未来的模式输出会成为一笔非常大的生意。

对于新零售,我们到底该如何拥抱它?我想用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的话来结尾:从现在开始,你要加倍地使出全部的力量往前冲,不要回头。只有如此,你才可以看到原本看不到的东西。


相关文章

客服咨询

客服咨询

留言板

留言板

电话沟通

0760-87889208

TOP